首页 >>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宁向东

被文明毁灭

时间:2012.06.16

       TED组织,是一个美国的非营利组织;TED奖,是这个组织为世界范围内有关技术、娱乐和设计等领域杰出“思想者”和“行动者”所颁发的奖项。2010年,这个奖颁给了一位英国厨师,名叫杰米·奥立佛(Jamie Oliver)。奥立佛是英美国家“饮食革命”的积极推动者。在颁奖演说中,他指出:“我们人类,过去历经四代人的努力,现在终于可以恩赐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厄运:就是他们将比父辈更加短命。由于前人为孩子们所营造的食物世界,他们会比我们少活10年。人类恐惧死亡,我们怕谋杀和凶杀,但不当饮食,对于人类的戕害远远大于谋杀和凶杀。”
       奥立佛说:牛奶是没有味道的,所以,很多孩子不爱喝。于是,牛奶公司就在牛奶制品中添加糖和其它调味剂。美国的小学生一般每天要在学校里喝上两瓶奶。而在五年的小学生活里,一个小学生会因此吃掉多少糖呢?奥立佛用一个小推车将等量的糖推上讲台,全场当即被震惊。奥立佛说: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儿童会有如此之多的肥胖症患者。他进而预测:在若干年之后,美国的国力将难以承担治疗肥胖症的负荷。
       确实,受惠于人类的科技进步,我们的饮食变得前所未有的“丰富”与“可口”。我们不再喝“淡而无味”的白开水,改喝各种果味饮料。尽管饮品实际上与任何水果都没有关系,我们却感觉自己喝下了富含维他命和水果纤维的、浓稠的饮料。前段时间,网上流传一段化学老师课堂上“制造”果汁饮料的视频,让我们活生生地看到自己所喝下去的是什么。白水变果汁,无非就是靠柠檬黄和胭脂红来制造水果的颜色,靠柠檬酸和甜蜜素来制造味道,靠增稠剂和果胶来制造形状。“色香味形”都有了,但却没有什么营养,反而给肝脏和肾脏增加了排泄的负担。
       如果事情仅仅局限于少量食物添加剂,也许我们就忍了。但问题是:还有各种化学制剂。古代遇到饥荒,人们才会“易子而食”;而今天,为了蝇头小利,人类竟然彼此“下毒”。所有看上去鲜美的食物背后,都隐藏着深不可测的“陷阱”。而这个陷阱的设计者,却是创造着所谓“市场文明”的人类自己。
       据统计,60年前,经过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认可的单一食品添加剂不到600种,而今天,这个数字已达9000种之多。人类在每天吃下这许多食物之后究竟会有什么样的恶果,大约要在几十年后才会彻底知道。目前,国际卫生组织所能告诉我们的是:在工业化国家中,由于食品而带来各种轻重疾病的人,占总人口的30%。
       2011年,中国的农药总产量是265万吨,中国的食品添加剂产量为762万吨,这就意味着每个中国人平均一年要用掉2公斤左右的农药,吃掉5到6公斤“合法使用”的添加剂。当我们被告知为了健康要去吃糙米、去吃五谷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糙米的外层组织是否残留着更多的农药。当我们即使去海边吃鲜虾的时候,我们也不会知道,那些经过了层层分拣和运输依然活蹦乱跳的鲜虾,是否已经被添加了兴奋剂。
       有时,我们常常会抱怨那些奸商没有道德,抱怨大型超市没有履行它们的“企业社会责任”,抱怨政府机构没有尽职。但更深层次的问题是,如果全人类都防不胜防,是否意味着人类文明进化已经开始走向它的反面?

来源:《中国企业家》


{literal}
{/lit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