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宁向东

领袖不是明星

时间:2012.05.29

       前几天,看了一部美国政治电影《规则改变》(Game Change),是关于美国2008年大选的故事。那一年大选,民主党出了“明星候选人”奥巴马;而共和党参加竞选的是麦凯恩。也许因为麦凯恩的“明星度”不够,也许为了获得希拉里退出后女性选民的投票,44岁的佩林被拉入选战。这部电影就是关于麦凯恩和佩林的。
       在佩林之前,包括雅虎CEO在内的众多女性都进入过候选者的行列,但最后被挑中的是佩林。佩林是五个孩子的母亲,时任阿拉斯加州州长。为什么会选中佩林?就是因为她有明星相,有一种让人眼前一亮的东西。但她毫无疑问是美国竞选史上最“草包”的人物之一。比如,她全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朝鲜和韩国,不知道在英国当政的不是“女王”、而是首相,不知道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区别,也不知道联邦储备体系(FED)是美国的中央银行。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物,却因为那种“明星气质”成为副总统候选人,并在经过精心包装后,获得大量人气。
       这部影片让我们看到了两个佩林:一个是幕后的佩林,无知、狂妄、自以为是、不受节制;一个是人前的佩林,机智、友善、魅力四射、星光耀眼。片中有一句引人深思的台词:现在是一个明星的时代,大众选择的往往是奥巴马和佩林这样的政治明星,而不是像林肯那样一个懂得治理国家的人。
       政治领袖和政治明星是有本质差别的,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具有一种叫做“魅力”的东西。魅力可以让大众产生出超凡的迷恋、近乎绝对的忠诚、追随和盲从。不过,领袖在需要魅力的同时,还需要能力。任何组织,无论国家还是其它组织,都是由一群目标各异、需求多样的人组成的,所以,要达成组织的目标,就需要强有力的领袖,来为这个由“散户”组成的群体制定方向,并运用正式的指令以及无形的力量来引导和带领。所以,领袖不仅需要吸引他人的魅力,更需要超人的理解力、判断力和决策力。
       但政治明星却无论如何都不能完成这个使命。政治明星往往只具有我称之为“先验魅力”的东西。那种东西并不植根于专业能力,而是植根于形象、植根于表演。我们不能否认,有些人一言不发,就会浑身散发魅力。这种对外界的影响力,可能仅仅来自他(她)的容貌,来自于他(她)的举止,甚至是独特风格的服饰。但究竟是来自哪里,我们至今仍说不清楚。据说英俊的男士,比如马英九,就是会比丑陋的家伙多赢得6%-8%的选票;而漂亮的女生甚至可以将这个差距拉大到10%左右。这在大众传播时代,就变得非常可怕。因为多数选民不会去研究张三李四的真实面,选举决定仅仅因为政治明星那一小时的电视演讲。
       在今天这样一个传播活动高度技术化的时代,表面上,我们似乎可以更加真切和实时地通过网络和电视参与社会生活;我们也更有可能被那些政治明星以及他(她)身边那些熟练操控媒体的专业人士所蒙蔽。
       我也曾读过美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后来担任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院长的约瑟夫·奈的一篇文章,那篇文章给了我们另外的好消息。他说哈佛大学曾经进行过一项研究,找了将近60位美国历届州长的选举录像,要求被测试者先在不听声音的状态下判断哪些候选人会取得胜利。实验证明了所谓“魅力”的作用。然而,当接着给被测试者看有声录像时,结果与先前有很大不同。
       克制魅力假象的利器,是透明性。当大众知道更多真相,盲从就会减少。这也就是为什么奥巴马在干了四年之后,明星相已经无助于他的连任了。

来源:《中国企业家》


{literal}
{/lit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