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宁向东

租房办公的政府

时间:2012.05.24

       上月去新加坡,参观了好几个政府部门。新加坡政府规模不大,除了总统府,街面上真看不见什么政府大楼。在街巷里绕来绕去,车子停在一座旧写字楼前,坐电梯上到三层,被告知:政府贸工部某某局到了。
       新加坡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国家之一,人均GDP正逐步接近4万美元。在其社会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政府所发挥的作用极其关键。新加坡人说:丹麦、瑞典可以容许一个平庸的政府执政,但如果新加坡政府平庸,国家就会走向失败和没落。所以,多年以来,新加坡政府一直保持着高效和廉洁的风气,强有力地引导着国家的成长与进步。我虽对新加坡政府的“廉洁”早有耳闻,但像贸工部某某局这样有名气的政府部门,办公地点居然在一个像我们街道办事处一样的地方,还是让我始料不及。
       更让我始料不及的是,局领导告诉我:就算这样一层办公楼,还是租来的。我于是请教局领导:为什么不自建办公楼?局领导回答:“我们可以自己建楼,或者买写字楼,但是要有钱,也就是政府预算里面要有这笔钱,并且国会能够批准。我们自己也不想拥有物业。两个理由:第一,买楼的钱如果省下来,可以减税,减税就能够吸引更多的企业投资,经济可以发展得更快;第二,如果是自己买楼,我们就总会想办法把这些办公室填满,很容易人浮于事。而房屋是租来的,人员就会比较精简。”
       局领导的这番解释,不禁让我想到了两个基本的经济关系:1,政府支出(包括买写字楼)主要来自于税收;2,政府税收等于GDP乘以税率。也就是说,政府部门的开支通常由政府税收来决定,如果GDP增长够快,应税收入的基数就大,政府的税收收入自然就多。而如果政府支配税收收入的过程完全由自己说了算,政府手里的钱越多,在花钱上就会大手大脚。相反,如果有一个好机制:一方面能让政府官员有节约支出的激励;另一方面通过有效的预算过程把随意花钱的行为管住,那么就可能形成另外一个反馈关系。
       这个新关系是:政府在保证税收收入不变的情况下,通过降低税率扩大税收基数,努力把GDP做大。我们知道,一个地区的税率越低,就越容易吸引投资者、吸引企业,GDP的基数就会增加。而政府的运作越高效,就越不需要与GDP的扩张同步,政府支出的增加就比GDP的增加速度慢,又会形成进一步降低税率的动力。
       新加坡其实就进入到了这样的循环轨道中。它是全世界税率较低的国家之一,企业所得税只有17%。个人所得税也不高,中产阶级的税率在个位数水平上;就算达到了百万元人民币的年收入,税率也只有百分之十几,最高水平也只有22%。凭借低税率,新加坡成功地吸引到世界级企业将亚洲总部设在新加坡;全世界优秀人才也纷纷来新加坡就业。
       新加坡的“省”无疑映射出了中国的“费”。在国内,哪听说过有政府部门租房子的情况,哪个地方的政府大楼不是气派又堂皇?
       中国的税率一直很高,无论是个税还是公司税,都没法与新加坡比。税率,是购买政府服务的价格。在选举社会里,这个价格本质上是买卖双方协商制订的。只有有了买方的参与和监督,政府才有压力算细账,才会租房子办公。而对当下的我们,政府服务处于卖方市场,价格是卖方一口说了算。这种情况下,我们只能接受一个最贵的“服务”。

来源:《中国企业家》


{literal}
{/lit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