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专栏文章 >> 专栏作者:宁向东

升官的逻辑

时间:2012.05.23

       中国的社会经济总是围绕着“官的体系”来构建,这一点在历朝历代都一样。“官”在中国,无疑是地位最显赫的阶层,他们支配着庞大的社会资源,在特定区域或线条上享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因此,人人羡慕之,人人也渴求成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并且,人一旦走上当官这条道,就很容易被一种魔力所驱使,充满了向权力更高峰攀登的欲望。
       中国有两句古话:一句叫“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另一句叫“学而优则仕”。这是古代做官的路径。今天,提拔官员不看文凭,要看站队,要看政绩。对于地方首长,政绩是GDP;对于企业干部,政绩是规模和利润。
       靠政绩来提拔官员,道理上不错,但也导致不少问题,特别是当政绩成为官员提拔说辞的时候。现在,换届成了年度主题词。组织资源甚至被当成个人晋升工具。此风愈刮愈盛,大有成为通行规则之势。
       在一些地方,行政首长为了有机会再上高楼,拼命搞各种各样的政绩工程。比如,为了吸引一个台资企业从沿海地区搬迁到其属地,可以划一大片地,由地方财政出钱建厂房、进设备,把本该企业做的前期工作都做到家了。据说这个企业因此成本大降,于是答应入驻。企业在厂房之类的投入,有一定抵押性质,因此,只有在长期来看有利可图的时候,才会投资,这是基本的市场规律。现在,官人打破了这个规律,用财政资金做如上铺垫,企业就像不付押金、不签合同的住户,搬进搬出,随心所欲。我不知道,这种赔本的买卖,继任者是否还肯接着干?如果时过境迁,首长和企业都远走高飞,莫非纳税人的钱就这样为首长买了单?
       中部的某家国企,近年来实现了指数型增长,业绩之显著令人瞠目。仔细调查发现,原来一切都是老大为了迅速做出规模,能排进500强,在贸易上精心操控的结果。下属子公司在交易上大做文章,把销售额做得很大,但实体经济成长有限,属于典型的“虚胖浮肿”。我和几位知情人谈及此事,大家一致认为,这是董事长为自己升官累积的政治本钱,而企业规模快速成长则是他能力的证明。在场一位朋友对此颇为不满,但其他人却不以为然,说他少见多怪。企业老大转身去做地方大员的例子并不少见。
       过去30年,政绩导向的官员晋升制度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但什么事情都有个度。如果本末倒置成为通行法则,如果官员为了提拔可以不顾一切地做短期政绩却不受制约,那也就意味着惩罚力量的蓄积。“一切都是要还的”,但这个代价,当政者却受不起。所以,现在必须要急刹车、换轨道。不过,今天的中国官场已经愈来愈规则化,刹车换轨不容易做,需要当政者的超凡智慧和勇气。因为在当下,做官的套路已经固化,各种利益纠葛错综复杂,就像一笼螃蟹,提起一个,带出一大串。改革者所要面对的,不是一两个人,而是一个官场体系,一套官场文化。甚至连民间力量,也深陷其间。
       前些天,听一位民营企业家谈他的合资项目,对方是一个大国企。这位老兄在资金上出大头,却让国企的人做董事长,自己做总经理,其条件之一就是要对方给他任命一个“副局级”。我对他说,现在的企业都与政府脱钩了,企业内部不再有行政级别。这老兄却自有一番理论,他问我:你说集团老大没有级别,但却可以做省长,我是集团内的副局级总经理,你说我去市里谈判,主管市长会不会出来?银行会怎样看我?坦率地讲,我们俩,还真不知道谁对。

来源:《中国企业家》


{literal}
{/lite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