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企业研究

首页 >> 家族企业研究 >> 研究成果

家族企业“交棒季”

时间:2011.12.27

    就在21世纪头十年接近尾声的时候,中国杰出的IT企业——华为公司被曝任正非为其子“接班”而挤走孙亚芳。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再引关注。

    实际上,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三十余年,第一代创业者在21世纪头十年里面临着“集体谢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在这十年里,所完成的、开启的“交接班”“故事”(案例)凸显出何种特征?它们是否能表述中国这十年的变化和进步?它们又如何裹挟了中国传统文化与现代治理的纷繁与纠结?

【现象】

子承父业+双重继承

徐鹏

    2003、2004两年,中国民营企业界发生了两起最悲情也最轰动的财富继承事件。

    2003年1月22日,山西海鑫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李海仓突然遇害,在地方政府的支持和家族会议上,李海仓刚满22岁、在澳大利亚就学的儿子李兆会仓促接班,此事引起社会轰动。一年多之后,均瑶集团创始人、董事长王均瑶因癌症医治无效,年仅38岁。失去主要创始人的均瑶集团没有发生海鑫集团当年的混乱。王均瑶生前即已做好企业的接班安排,并在遗嘱中自己的财产继承做了明确交代。

    个案之外,万向集团、横店集团、华西村、红豆实业、格兰仕集团、广东碧桂园、江苏永鼎集团、宁波方太集团等知名的家族企业,在这10年之内,都已经顺利完成了财富继承的第一步——管理权的转移,而所有权的转移则情况各异,有的已经完成,有的正在进行。

    地方政府也积极跟进,关注和扶持家族企业的接班人培训。2009年8月17日,人民日报以《江苏集训民企二代掌门 进党校学习到国企挂职》为标题报道:江苏将用两年时间在全省培养1000名民营企业家后备人才。将大型民营企业的接班人或成长型民营企业的负责人列为培养对象,通过党校学习、基地培训、导师帮带、国企挂职锻炼等方式,将他们培养成具有现代经营管理能力、对党有感情、支持党的工作的民营企业家后备人才队伍,引领民营经济新一轮发展。

90%的家族企业希望子女接班

    长江商学院副教授滕斌圣组织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90%的家族企业创始人都希望子女接班,而非西方家族企业常见的在继承时将管理权和所有权分离,而是将企业的所有权和控制权一直保留在家族内部,是一种双重传承。

    很多交班成功的企业创始人都曾表示过不一定任人惟亲,但是因为企业内部缺乏有效的控制体制,创始人与职业经理人无法达成充分的信任,大多数创始人在考虑接班人的时候,往往会优先考虑家族内部的成员,他们对后代的信任度显然远远大于家族以外的成员。

    “有人反对子承父业,这是一种误解和偏见,因为当前整个职业经理人阶层的信用体系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社会法律体系还需要时间去完善。从传统家文化的角度来看,子承父业是有历史文化根基的,而从现代市场经济来说,委托代理成本也会影响企业家对接班人的选择。” 方太集团董事长茅理翔说。茅理翔的观点是,只要子女能干,也愿意干,就应该交给子女。如果子女不能干,就应该交给职业经理人。

    河北大午农牧集团创始人、监事长孙大午的说法则更为直接:“家族企业和过去的封建王朝有类似的一面。封建王朝是‘家天下’,中国人一直有浓厚的家国情怀。从政治范畴来说,政治是众人之事,属于公,情义上应该传贤;从经济层面来说,家族企业是私有资产,属于私,理法上应该传子。只要我们改变不了家族企业资产的私有属性,产权的继承就是私相授受的事,中国有句古话就叫做‘孝子贤孙’,子就应该贤,贤就应该首推其子。‘子不教,父之过’,子不贤孙不孝,那是父辈带人育人上有问题。”

    中国目前的职业经理人职业素养还不够,很多人都想着另立山头,等到羽翼丰满后,就去做一个一模一样的公司。这让企业创始人难以真正信任职业经理人。另外,在许多家族企业,因为企业内部错综复杂的关系,职业经理人也很难生存。CEO只要往往只要尽责就好,但对老板来说,是一定要将企业办好为止、好上加好,不达目的不罢休。家族的继承人往往比患得患失的职业经理人更有魄力推动企业的改革,也更敢于直言。

    家族企业所有者在家庭责任感和自我实现的双重动机驱动下,家族与企业共荣,职业与事业合一,这都是对经理人无法设计、不能施用的激励模式。由于企业归家属所有,管理者在决策时目光更长远,而不必担心拿不出漂亮的季度报表,不必太执着于实现短期的某一赢利目标。此外,与其他人相比,家族成员与决策带来的结果之间存在着更为直接的利害关系。

    楼忠福是广夏集团董事局主席,有两个儿子,五个孙子,一个孙女。两个儿子性格各有所长,忠诚大气与精明能干各有侧重。2004年,楼忠福就开始退出公司的日常运营,两个儿子各自主管一块主营业务。大儿子楼明主管建筑业务,担当集团公司董事局副主席一职;小儿子楼江跃主管房地产开发业务,担任上市公司浙江广厦的董事长。建筑业务和房地产业务是广厦集团的两块主营业务,前者占总产值的70%,后者占总利润的70%。

    有人问楼忠福:“在你企业里,你认为你儿子的水平最高吗?”楼忠福摇摇头,说:“比我儿子水平高的,肯定有,别人可能比我儿子的水平高30%,但是,别人也要琢磨老板——老板对我真不真心,这样一琢磨,40%的力气就用掉了,他的能力就打了折扣。”

 


 


{literal}
{/literal}